首页 »

域外视点丨美国专家:看好未来5年中国经济

2019/9/20 11:46:45

域外视点丨美国专家:看好未来5年中国经济

当下国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国内外各种预测观点莫衷一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下月即将在中国杭州举行的G20峰会显得尤为引人瞩目。目前中国经济到底稳不稳,未来到底好不好?解放日报·上海观察驻美记者采访了有着深厚中国工作背景的美国摩曼动能咨询公司执行董事、纽约大学客座教授厄尔·卡尔(Earl Carr)。


    
中国经济有充分理由维持平稳增长   


    
卡尔首先指出,美国各路专家学者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判断可谓是“全光谱”,观点从“硬着陆”到“无限好”两种极端都有。“不过,这些极化的观点不是带有一定的偏见,就是存在为自己投资利益铺路的嫌疑。”卡尔的公司业务涉及中国,因而对中国经济的研判不像某些美国人那样“纸上谈兵”。尽管声称自己的立场并不处于“无条件乐观”的那一极,但他强调,至少从短期来看,中国经济有充分的理由维持平稳增长,“未来1—5年的增长应该能维持在6.8%—7%之间”。


根据上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增速与一季度持平,略高于《华尔街日报》调查的预计数据。上半年数据让一些外媒和研究机构开始看好中国经济,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多家媒体表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交出的“成绩单”高于预期。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分析师认为“在未来数月,中国经济增速有可能迎来短期回升。”在卡尔看来,当前判断中国经济主要看三个基本面:一是CPI,二是贸易和投资,三是市场泡沫化程度。


中国CPI数据今年以来稳定小幅回落,有国内宏观经济分析机构认为这种态势至少在今后一年内可持续。对此卡尔表示基本认同,他的理由是中国政府近期的调控,证明对通货膨胀的控制是比较有力的。


贸易方面,尽管最新经济数据显示7月外贸顺差回升,但外需整体低迷,各种类型出口仍延续弱势。卡尔认为,外贸主要看人民币汇率是否稳定。上月人民币先跌后升,外储小幅下降,中国监管层保持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及人民币汇率平稳运行意图明显。“当前人民币汇率保持短期稳定是可以预期的。”卡尔说。


在吸引外资投资方面,尽管当前存在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内部外部的阻力,但在卡尔看来,大的趋势远未及悲观,因为中国服务外资的环境一直在变得更好,投资透明度和便利性有着显著进步。卡尔曾供职于上海的一家外资银行,大概十年前一个商业上的朋友向他抱怨在上海某国有大银行开户的经历:他只是因为语言上无法交流,就被晾在银行办事大厅里很长时间。放在今天,这样的场景简直无法想象。“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对于外商投资的服务意识和透明度相比以前已经大大提高。”


市场的开放度、金融领域的自由化程度也是外国投资者极为看重的因素。卡尔表示,他数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外资银行信用卡业务还是空白,现在已经解禁。“多数外资企业希望金融市场不要有太多的限制,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越来越好。”卡尔还特别提到近日获得批准的“深港通”,有外媒评论北京取消了总额度限制,纳入MSCI指数成功机率大增,这是中国对外开放市场的重要里程碑。“股市的进一步开放,不仅给外国投资者带来新的机遇,也极大提升他们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卡尔说。另外,人民币将于10月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这些因素都将有助于吸引资金流入中国。卡尔认为,中国投资市场的这种长期进步趋势,不会被短时间内诸如汇率问题等调整性波动所掩盖,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新的经济环境下保持吸引力。


    
科技和创新能力构成内生动力


        
卡尔还强调,中国在科技、创新、资本走出去这些方面的内生动力也非常值得肯定。十年前,在美国没人知道中国有什么值得一说的品牌,但今天华为、联想、海尔等令人印象深刻。“这背后是中国科技创新的力量,”卡尔介绍,今年美国出的一本新书《中国的下一步战略优势》,它的副题是“从模仿到创新”。他还听说硅谷的人居然羡慕微信,认为微信比脸书功能更多,前景更好。中国企业对外收购和投资近两三年来大幅增长,对于国际贸易而言也是重要的良性循环。卡尔表示,除了掌控国外的优质资产,中国企业走出去还对工业企业去库存有着积极作用,尤其是一些对于基建的投资项目。


谈到市场的泡沫化程度,杠杆率到底高不高,卡尔指出这是目前研判中国经济形势时分歧比较大的问题。今年中央政治局会议罕见提及“抑制资产泡沫”。有数据表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信贷资源被分配到房地产市场中,上半年新增房贷/GDP高达6.4%,不仅远超日本历史高点(3.0%),也接近美国历史峰值(8.0%)。但另一方面,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认为,企业部门负债和GDP的比例并不是一个好的衡量企业部门杠杆率的指标,关心杠杆率“主要是关心偿债能力和财务风险”。


对此,卡尔指出,分析资产负债率不能一概而论,要分个人信贷、企业负债和国家负债三个层面。对于上述报告指出国际横向比较下,中国上市企业当前的“杠杆率”并不高(截至2015年,中国上市企业负债率在40%左右,低于美国、英国、日本和印度),卡尔认为这种说法是可信的,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应该没有大的风险。至于个人信贷中最主要的房贷,卡尔坦陈这一直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根据不同的参照数据可能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有国内媒体观点认为,中国恰好满足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三好条件”,即稳定而支持市场经济发展的政府、劳动力群体较高的教育和健康水平、对发达经济体持续开放。对此,卡尔表示,他还会加上一个对中国利好的条件:工资水平的持续稳定上涨,因为这预示着消费水平的提升和内需市场的巨大潜力,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抵消劳动力成本上升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10年、20年不好说,中长期有很多不可测因素,”卡尔表示,“但总体而言,我看好未来5年内中国的经济状况。”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