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用脚踹旅客上车、见证车厢厕所塞8人,到如今最爱联网补票,今年是他最后一个春运

拿着扫把穿梭于车厢,细细将垃圾、杂物扫净,又去盥洗区清理,遇面盆堵塞时,老曹干脆裸着手掏起堵塞物。老曹全名曹忠敏,59岁,是上海铁路局上海客运段一名列车员,7个月后将退休,今年是他最后一年跑春运。

在铁路系统近40年,跑春运临客33年,老曹从未想过换工作,他夫人也从未指望他春节能与家人共度。见证车厢内外的巨变,固守着列车上跨年的习惯,是这位“老铁路”职业生涯中的变与不变。


出行的希望

 

曹忠敏曾在湖南、海南当兵,1981年进铁路系统前,他对火车有两次深刻印象。一次是幼时去浙江走亲戚,坐的是棚车——那种由大铁皮包裹的简易车厢,旅客皆席地而坐,角落里拉块布便成了厕所。正是夏季,车开动时尚可,一停站简直就成了大闷罐;另一次是1978年应征入伍分配至湖南永州,他乘绿皮车从上海出发,没有卧铺,坐硬座熬了一天一夜,下车时腿都肿了。

然而那时,如此简陋的列车,已是出行者几乎所有的希望。

曹忠敏从铁路基层单位进入列车段,缘自他的增援。“每年春运,各客运段都缺人跑临客,我就报名了。”

还记得1985年第一回跑春运,上海到广州,又自豪又激动,可当见到车站“黑压压一大片”且不断有人钻车窗的“恐怖”场景,当时还是“一张白纸”的曹忠敏顿时傻了眼。他借着脚力,把旅客踹上车,对方连说“谢谢”;他好心开门让旅客挤上车,却尴尬到自己上不了车;他手握着仅有的几个宿营车卧铺名额,转而要面对数十倍的补票人;一个厕所里站了8人,他犯愁如何不耽误别人内急;一路上他更要忙着烧煤供暖,单程跑下来,衣领已发黑……

“那个年代值得怀念的唯一好处,就是没投诉。只要能上车,旅客就心满意足。”老曹犹记2002年春运,上海到太原的绿皮临客上,旅客与行李将车厢塞得满满当当,压根见不到地面,但列车员的查票依然得到毫无怨言的支持——曹忠敏和另外3名列车员,搭着占满过道的无座乘客的肩膀,或在他们膝盖上借力,或被他们联合用手托脚,一路“走过”6节硬座车厢,耗时6小时。而非春运时,1人查票2小时就能搞定。

 


更迭的“法宝”

 

2004年,因多年增援春运表现优异,曹忠敏正式进入列车段,开始固定跑车。彼时,绿皮车已换成有空调的红皮车,即新空快速。曹忠敏起初跑K11/13上海至汉口往返,近年来开始跑Z257/258上海至重庆北往返,装备、车况越来越好,铁路变化天翻地覆。

列车逐年减负。原先无论往返,都是人山人海,“感觉人怎么也装不完”,超员率经常达到100%。可而今,客流因高铁、动车而大量分流,即便春运时,超员率也最多30%。

旅客行李变少。满目蛇皮袋、用被单扎起的包裹,以及脚桶、热水瓶等,渐渐被轻装上阵的拉杆箱、密码箱所替代。

时程一再缩短。当年曹忠敏从上海到永州,硬座坐了整整一天一夜,而今同样里程,高铁7小时15分即达。

支付愈发便捷。曾几何时,回乡的人们把一年的打工钱“绑”在身上,老曹在帮旅客补票时,费时费力要数上一大叠10元钱。现在,“点钞岁月”成往事,移动支付正当道。

窗外景致也变了。过去一眼望去黄泥堆成山,而今沿途青山绿水,漂亮的农村楼房不时映入眼帘。

跟随这些变化,老曹的服务“法宝”亦不断更迭。绿皮车时代,他锅炉铲子不离手;红皮车早期,则水壶不离手,车子一开动,就一节节车厢给旅客倒水;而今,每节车厢都有24小时电茶炉供水,水壶送水取消了,老曹又开始扫把不离手,因为“车况越来越好,车厢里一有垃圾,我自己都看不顺眼”。

不过在老曹看来,最大的进步在于旅客“难伺候”了。车厢人多声音噪,列车员习惯了大嗓门,可近年来他发现,“我们声音响一点,旅客就怪我们凶,声音轻了他们没听见,又抱怨我们不理不睬”。这让老曹格外注意细节,不断为旅客的新需求作出改变。让他念念不忘的是那次在K11列车上,一位怀孕7个月的妇女在服务台一等4个多小时,抱着哪怕一丝希望,只为补一张卧铺票。老曹十分同情却又爱莫能助,唯有安排她餐车就座。受此触动,他钻研起席位潜力,发现旅客下车后有不少空余席位并未再次售出。为提高席位复用率,年过半百的曹忠敏决定重新用技术武装自己,摸索出一套联网补票绝活。“这当中最讲究时间段,沿途信号时好时坏,从宜昌东到重庆北的6小时全是山洞,只能停站时抢。另外必须打提前量,譬如鹰潭上车的卧铺票,在上海始发时就得先下手为强!”没有上级的考核要求,如此自选动作,全凭一腔良心。在老曹所跑的Z257列车上,他最多一次一路抢了30多张卧铺票,全部预留给了老幼病残。说起这些,性格内向的他两眼放光,“乘客发自内心的一声感激,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曹忠敏帮乘客调整行李放置。


未了的缘分

 

今年春运,根据排班,曹忠敏节前节后共跑5班,1班上海到贵阳,4班上海到亳州。他的春运最后一班岗将发生在3月6日至3月9日,上海至亳州,往返两次。

33年春运跑下来,老曹从未请过一次假,屈指算来,只有2个除夕与家人团圆。夫人与女儿早已习惯了他的缺席,就盼着他退休后,能帮着照看16个月大的外孙女。

不过在今年9月退休前,老曹还牵挂着两件事,一是当好徒弟的入党介绍人;二要抓紧灌输班组里的年轻列车员,加快绝活传承,将联网补票事业进行到底。

这么多年跑车生涯,老曹还练就了一项本领——枕着车轮与铁轨的碰撞声,他照样能迅速而深度入眠,所以每回跑长途后回家睡觉,床榻清静了,他反而觉得缺了些啥。一想到2019年春节终于能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了,他说不清是欣慰还是落寞,只是不由自主地就跟上海客运段的领导表了态,“既然跟春运结了缘,明年若人手不够,我愿随时替补”。

曹忠敏的外孙女16个月大,所以看到旅客中有带孩子的,总忍不住要上前帮忙。

来源地址:从用脚踹旅客上车、见证车厢厕所塞8人,到如今最爱联网补票,今年是他最后一个春运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