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舞剧创作繁荣发展,创作者更要忠于艺术不做“行活”

2019/9/8 16:19:50

舞剧创作繁荣发展,创作者更要忠于艺术不做“行活”

11月27日晚,重庆市歌舞团舞剧《杜甫》亮相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用肢体将观众带回杜诗笔下的唐朝。在两周时间里,《杜甫》和上海芭蕾舞团的《哈姆雷特》、中央民族歌舞团的《仓央嘉措》、四川省歌舞剧院的《家》以及上海歌舞团的《朱鹮》一起,在这里最终角逐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奖。

 

从文学到舞剧,寻找属于舞蹈的语汇

 

最终入围的五部作品中,四川省歌舞剧院的《家》和上海芭蕾舞团的《哈姆雷特》,改编自一中一西两部文学经典。将文学经典改编成舞剧,好处在于家喻户晓,人物和情节不需要过多介绍;挑战在于,每个观众心中都有一把标尺。在舞剧中保留什么,舍弃什么?多大程度上忠实原著?都需要反复揣摩和把握。更重要的是,如何实现从文学语言到舞蹈语言的转化和再创造?

入围作品:上海芭蕾舞团《哈姆雷特》

 

《家》的导演何川表示,舞蹈“长于抒情,拙于叙事”,《家》的故事以觉新的经历和视野为主线,将故事浓缩于两个葬礼和两个婚礼,着重表现人物与人物之间波澜起伏的情感纠葛。用肢体去渲染文字中没有被讲述的东西。上海芭蕾舞团的舞剧《哈姆雷特》也是如此,舍弃次要情节,着重凸显哈姆雷特和奥菲利亚、母亲、国王以及其他角色之间的情感张力。《哈姆雷特》编导德里克·迪恩说:“这部作品充满黑暗、微笑的色彩,将爱、恨、谋杀等人类最强烈的感情都在其中。”

 

中央民族歌舞团的《仓央嘉措》和重庆歌舞团舞剧《杜甫》,虽不是直接改编自经典文学作品,但杜甫和仓央嘉措两个人物的诗文作品是重要的创作来源。《仓央嘉措》导演丁伟说,舞蹈本来就是一种诗化的艺术,肢体可以很好地展现诗的意境。《杜甫》总编导韩真说:“诗歌是象征性的,舞蹈也是。舞蹈在某种意义上是身体的诗歌,可以抽象出许多想象。”

入围作品:重庆市歌舞团《杜甫》

 

不做“行活”,追求艺术风格的突破

 

近年来,全国各地涌现出了大批舞剧作品。丁伟说,舞剧创作的繁荣,体现了社会和时代的需要。但同时,创作者更应该认真对待创作,不做“行活”,不丢失个性和艺术追求,要对得起“艺术的良心”。韩真认为,艺术家创作的动机很关键,这是能否进行艺术突破的根源所在。艺术家不能安全地待在原地,只有忠于自己,传递真挚的发自肺腑的声音,创作出来的东西才不会千篇一律,才能推动舞蹈艺术的发展。

 

上海歌舞团的《朱鹮》从立项到首演,历经4年精心打磨。每一个环节,主创都尽力做到艺术上的精益求精。主演朱洁静说,为了找到一个最美的代表朱鹮的符号式动作,演员们从几百个动作中不断提炼和推翻,只为了在舞台上呈现最美的最具个性的朱鹮。《仓央嘉措》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首部舞剧,编剧是中央民族大学的藏学研究者丹朱昂奔。主创团队曾赴拉萨、青海、甘肃等地采风,和藏族同胞一起吃饭、唱歌、跳舞,并到寺院中去寻找仓央嘉措的足迹。

入围作品:上海歌舞团《朱鹮》

入围作品:中央民族歌舞团《仓央嘉措》

 

从音乐、舞美到服装,四川歌舞团的《家》融入了大量四川地域元素。比如,《家》使用了川剧配乐,清唱的嗓音配合剧情,带来一种哀转久绝的凄凉,预示着主人公悲惨的命运。莎翁经典《哈姆雷特》有无数的电影和话剧版本,但在世界范围内,完整的舞剧呈现还是第一次。上海芭蕾舞团的《哈姆雷特》在古典芭蕾风格中融入了现当代芭蕾的元素,哈姆雷特更是全程穿着牛仔裤跳舞。这种跳脱和穿越,打破时空的界限,渲染出更具时代风格的哈姆雷特。

 

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奖评选期间还将邀请文艺界专家学者,举行“舞剧、舞蹈诗创作高峰论坛”,聘请国内外优秀艺术大师在“舞蹈营”公开授课,同时启动青年舞蹈人才培育计划,打通更多学习和交流平台,推动中国舞剧、舞蹈诗发展。